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2011-11-29

如果说时下互联网最热的新闻,莫过于Facebook的上市传闻。据外媒报道,Facebook目前已开始考虑上市,并准备募资100亿美元,计划于2012年第二季度进行IPO。早在2009年,高盛集团与俄罗斯Digital Sky Technologies (DST)一同,曾向Facebook注资5亿美元,当时对Facebook的估值是500亿美元。而一旦百亿美元的募资到位,Facebook今天的估值将高达千亿。然而,千亿估值却也给Facebook提出了一个最大的挑战!

时过境迁,随着功能的改进,应用的增加,Facebook全球用户数已达8亿。无论是增加评论订阅,还是推出时间线;无论是完善应用密码,还是允许在评论中插入视频,都令Facebook看上去愈发“完美”,并受到越来越多的用户喜爱。然而,此次Facebook的千亿估值,令人心存疑惑。因为即使像eBay、谷歌这样伟大的公司,在进行IPO时候的估值也仅仅是20亿美元和230亿美金。如此看来,显然Facebook的千亿美金估值不符合市场与行业规律。甚至,有可能因为资本的注入和股东的贪婪,会害了Facebook——这个给互联网行业和全球用户带来巨大价值和意义的社交网站。

迄今为止,Facebook一直保持着“弱货币化”和坚持产品创新的原则。并最大限度的减少广告的出现,以此来长期保持良好的用户体验。基于此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登录Facebook,并拥有了个人主页。在互联网社交网络中找到老朋友,结交新朋友,获得更多友谊,这一切看上去如此美妙。但也正因如此,Facebook的盈利模式始终不清晰,靠出 售用户信息来赚钱,这点显然并不合法,也难怪欧盟要对此发出质疑。股东的加入,资本的注入,对于Facebook来说,或许可以起到创收的作用与功效。然而,股东的存在也会或多或少的降低和减弱Facebook的远见和创新动力。因为在资本家眼中,赚钱永远是第一位的。他们往往关注的不是产品的好坏,不管是否给用户带来价值;而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赚更多的钱。如此来看,无论是Facebook还是其创始人马克·扎格博格,势必将面临更多更大的压力。在没有探寻到更好盈利模式的今天,Facebook很有可能不得不祭出广告这一短时间内能够保证利益最大化的招式。一旦此招一出,虽然可以产生短期收益,但必定会影响和阻碍Facebook的长远发展。

无论是互联网产品还是企业,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做到立足长远。人们往往因为贪婪而放弃最初的梦想,转而投奔利益的天堂。Facebook从2004年诞生至今,已经走过了7个年头。尽管在2009年夏,曾一度有传闻说Facebook将要上市。但马克·扎格博格还是在心中画出了一副“百忍图”,并没有被金钱的利益冲昏头脑。事实上,现在Facebook已经不属于马克·扎格博格一人所有。因为其社交属性的存在,其用户的高度依赖,Facebook每次的产品改革都牵动着上亿用户的心,也将影响到上亿用户的使用体验。“明天登录Facebook后,广告就将出现在自己的个人主页甚至更多地方”显然,用户并没有准备好面对这样的改变。

当然,Facebook打算上市的计划,也许是马克·扎格博格使出的一招强心剂,目的是为了留住那些想要流动的优秀人才。就连马克·扎格博格自己也承认,无论是收购软件设计公司sofa,还是收购美国问答网站Friend.ly;亦或是收购旧金山创业公司Strobe的移动技术开发团队,其目的都只有一个——网罗人才!显然,对于留住人才的最好办法,除了让他们有团队归属感,有产品荣誉感;公司上市,发放期权或许是最能够刺激人才的奖励与举措。但是,有一点不得不提,哪怕只有10%的股权被“外人掌控”,那么Facebook在做每个决定时,就面临着被外人指点的可能。

一旦Facebook以千亿美金估值,高调上市,那么股东的存在,则很有可能阻碍马克·扎格博格及Facebook的超前思维,从而扼杀Facebook的创新。马克·扎格博格可能更热衷于推动Facebook的应用程序,更在乎Facebook是否增加移动功能;更专注打造伟大的互联网产品,更关心Facebook带给用户怎样的价值,但股东不是。相反,股东的存在,很可能要求更多的横幅广告,更大的侧边栏广告,或更糟的新闻提要广告。在股东眼里没有用户体验,有的只是真金白银。如果Facebook被广告充斥,那么将彻底丧失社交功能,而变成像门户一样,只是用来访问。此外,股东还可能影响产品的既定轨道,扰乱用户行为,以此导致股票飙升与骤降的风险,并从中牟利。

对于世界而言,创新是进步的最大动力和源泉。苹果创始人史蒂夫·乔布斯正是本着创新的理念,完成了其“活着就为改变世界”的心愿。而一旦Facebook减缓创新,则极可能变成微软,并更容易被竞争对手超越。4G时代主编城宇认为,即使上市成功,对于马克·扎格博格来说,如何在公司发展稳定的前提下,保证用户的利益,同时,警惕来自股东的威胁,并想办法最大限度的减少股东对Facebook的影响才是最重要的。如果能够立足长远,拒绝贪婪,并持续创新招揽人才,继续专注用户体验,充分发挥社交网络的功效,Facebook对于世界的价值和意义要远远超过千亿美金,这才是Facebook的使命所在。

Facebook最大的挑战不是Twitter和谷歌,而是贪婪和没有远见。

本文作者系4G时代主编城宇,互联网评论人,多家媒体专栏作家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欢迎交流探讨,kosmos2046@qq.com